第1005章 程家往事_1027_团宠真千金竟是玄门大佬
笔趣阁 > 团宠真千金竟是玄门大佬 > 第1005章 程家往事_1027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05章 程家往事_1027

  临时办事处。

  索俍被关在一间满是符纸的房间里。

  他盘腿坐在房间正中间,正闭目修行。

  每次灵力的流动,都让房间内的符纸极力飘动起来。

  门被打开。

  索俍缓缓睁开眼睛,就对上了楚洛他们。

  他再次闭上眼睛,“是要放我出去,还是要处决我?”

  “不过,谁来处决我呢?”

  “谁又敢处决我呢?”

  他继续保持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仿佛不被身边的人事物所干扰。

  翟柔给自己眼睛做了一下保健操,“自从上次与葬神渊的那些邪祟对决过后,我发现我的神目术更厉害了。”

  哗的一下,索俍睁开眼睛,盯着翟柔。

  “你是翟家人?”

  翟柔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儿,“看着不像吗?我们翟家人和你们索家人可不同。这一身的正气凛然,一看就知道是七十二仙门的翟家。”

  索俍嘴唇抽动了两下,在看到翟柔一步步靠近他的时候,挣扎了两下。

  “翟家可是有规矩的,不允许窥探修士过往。”

  翟柔:“那条规矩啊!两百多年前都废了。现在改成了,不允许随意窥探翟家人过往。”

  她扬眉,“在翟家的这条规矩里,只有翟家人是特殊的哦!”

  索俍挣扎的更加剧烈了,甚至还想动用术法,可是却被一左一右两个部员按住了肩膀,瞬间就让他动弹不了了。

  他瞪大眼睛,只能看着翟柔的那只手覆盖在他的天灵之上。

  一股股灵力从他灵台涌出,去对抗翟柔往天灵里灌入的灵力。

  那那股灵力一入他的灵台,就宛若春风一样在灵台之中消散干净。

  只能感受,却无法触碰。

  他眉头紧皱。

  只听到一声,“要是之前,你这么强大的灵力,我肯定挡不住。但是现在……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。”

  “我已经是进阶版的翟柔了!”

  一股更加强大的灵力灌入。

  挣扎的索俍身体一松,整个人都绵软了下来。

  翟柔闭目探索。

  靠门站着的宿向阳对着外面的研究员点了一下头。

  翟柔也按下了自己脑袋上带着的仪器按钮。

  外面的屏幕上顿时就显现出翟柔看到的场景。

  翟柔搜索的很快,宛若十倍百倍快进的画面。

  普通部员看的眼花,有的甚至都觉得脑袋都晕了。

  法力低一点儿的修士,也都紧紧皱着眉头。

  而楚洛却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。

  直到倍速播放的画面渐渐停了下来。

  众人都紧迫的盯着画面,入目是一个月色的夜晚。

  疾驰而来的骏马在月色下奔的飞快。

  可修士的眼中能清晰的看到那爬伏在马身上的少年,背后正扒着一只厉鬼。

  厉鬼睁着血红的眼睛,龇着牙,伺机而动。

  忽然,皎洁月色被乌云遮住。

  大地一片暗沉。

  原本疾驰的骏马突然发出了一声嘶鸣声。

  马背上的少年直接就从马上摔了下来,马蹄重重落下,直接就砸在了少年的胸腔之上。

  五脏惧损,献血涌出。

  连惨叫都没发出,少年就在最灿烂的年纪失去了生命。

  楚洛认出来,这个少年就是程鸢的大侄子,程承勋!

  血水染红了从他身上飘落而下的绢帛,上面写着。

  【家中恐染脏污,请速归!】

  是送往边境营地的。

  众人正在惋惜少年易逝的生命时,就看到那阴邪的厉鬼一把揪着程承勋还懵懂的魂魄。

  张开牙齿就要往下咬。

  一道灵力抽了过来,“大胆邪祟,竟然敢伤人!”

  是……索俍。

  索俍落地,一拂尘就抽在了厉鬼的身上。

  厉鬼顿时被抽翻在地。

  直接就趴在了地上,“大师饶命!大师……”

  “你伤人性命,只能死。”

  又是一拂尘,在尖锐的声音当中,厉鬼魂飞魄散。

  乌云散开,月色洒下。

  索俍看着程承勋,“邪祟已经被我除掉,你已死,还是早些入轮回吧!”

  程承勋还呆着,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破损的尸身,又看了看索俍。

  “大师,求大师帮我。”

  索俍:“我乃方外之人,绝不牵扯凡俗之事。”

  程承勋砰的一声跪在地上,“大师,我家中发生变故,弟弟妹妹无缘无故身死。家中已经送了好几封信往边关,却无一封回信。”

  “还请大师帮我。”

  索俍:“方外之人不牵扯俗世。”

  程承勋痛苦的看着那封染血的信,膝行上前抓着索俍的衣摆,“那大师能不能帮我送信?”

  “我……我小姑父是边境将军,统领上万军士。只要大师帮我把信送到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现在也只有小姑父能找到高人救救家里了。

  已经死了好几个弟弟妹妹了,现在连他都死了。

  “大师、大师……”

  屏幕里,程承勋一个劲儿的在地上磕头。

  宿向阳咬了咬牙,“畜生啊!这分明就在欺负程家。”

  那边索俍已经开口了,“我身边还缺一个鬼宠。如果你愿意……”

  “我愿意,我愿意!”

  索俍捡起了地上的信,又甩出一张符纸,将程承勋收了,“从此以后,你就是我的鬼宠了,我会在你身上刻下我的符印,以后你就要听命于我。”

  “谢大师!”

  翟柔可能是生气了,画面再次快进了起来。

  索俍把信拿到了边关,徐晋回程家,可并没有挽回程家孩子的死亡。

  一个又一个的孩子离世。

  一个又一个的大师前来,都无法解决程家。

  最后程家只落得了一个,造孽太多,阴气过重,累及子孙的名声。

  就连原本繁盛的买卖也都垮了。

  徐晋出马,都无法挡住程家的破败。

  可程家的大人却都寿命极长,年纪最大的九十多岁才去世,而年纪轻的也是七十多。

  在那个时代,这个岁数已经是长寿了。

  程家更加遭受周遭的辱骂了。

  甚至还有修士前来,说程家众人是利用幼子幼女的性命为自己续命。

  程家人的后半生活的仓皇又狼狈,只能躲在徐晋的羽翼下苟且偷生。

  众人看着这一幕,心里都沉甸甸的。

  宿向阳更是气的用力锤了一下桌子,“程家能生出程鸢,就说明程家是功德之家。”

  “要不是被算计,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”

  “玄门太无法无天了!”

  “还有没有把普通人的人生当做人生啊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l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l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